穆穆不惊左右:

小时候有个小猪存钱罐,一个硬币一个硬币地存,做梦都想买大包的大白兔奶糖。


终于有一天存满了。


兴冲冲砸碎存钱罐,发现早就不再想吃大白兔。


好像小时候遇见一个公主,为了她想成为王子。


等你终于准备好成为一个王子,拥有高大的白马和骄傲的侍从,再看当年的公主,原来所有的惊艳都已经死在从前。


她不再高高在上,不再闪闪发光,平凡到泯然众人。


你不知道是当年的自己太渺小,还是等闲的岁月太匆忙。


后来也遇到很多很多的公主,吃过很多很多的奶糖,却很难再无端悸动到心口炙热。


倒不如当年一无所知。


言辞举止都拙劣,笨拙地用手指搓衣角,心虚地左顾右盼,然后自以为绝妙地借着余光看她一眼。




你为谁捱过所有的痛苦和不幸。


才一个人去了很好很远的未来。



评论
热度 ( 428 )
  1. 十点半的地铁穆穆不惊左右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Echo穆穆不惊左右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doldrums | Powered by LOFTER